广西公馆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

章节目录 第九章 白宸魂现,命由九定。

时间:2020-10-31    小说作者:付时云  章节目录   书页
    ,

    皇宫玉和殿。

    “右相这是何意?”太子君墨轩看着架在自己脖颈上的利剑,眼波平静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很难理解吗?太子殿下。”徐玉廷轻笑一声,手中长剑越发逼近,却是在君墨景一个眼神下松开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如此,本宫明白了。”君墨轩止言,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君墨景。

    “皇兄,臣弟不想伤你。”见君墨轩目光袭来,坐着轮椅上的君墨景微微上前,冷言道。

    “景儿伤势如何?太医可有办法医治?”像是毫不在意脖颈上的利剑般,君墨轩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兄何必如此假意。”避开了君墨轩的目光,君墨景嘲笑道。

    景儿,他有多久未曾这般唤他了……

    昔日的皇兄待他百般要好,可如今的皇兄却是为了这皇权荣耀,屡屡陷害他与母妃。

    “景儿想要这皇权吗?”闻言,君墨轩轻叹一声,目光注视着君墨景,莞尔一笑。那眸中泛过的真情实意,仿佛只要对方一答应,他便拱手相让。

    “皇兄若肯交出玉玺,臣弟保证,护皇兄安稳一生,荣华富贵。”君墨景言道,眸中毫无威胁之意。望着君墨轩,脑海中回荡着……

    幼时的他,像个没人喜欢的玩具一样,被扔在了一个黑暗的角落。

    在那里,没有母妃,没有父皇。

    没有关爱,没有欢笑。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母妃说,他要乖乖听话。这样,父皇才会喜欢他。

    所以他乖乖的,不去打扰任何人。乖乖的,待在自己的小房间。

    “母后今日做了桂花糕,景儿想不想呀?”一道软糯的声音响起,冬日里一阵寒风吹来,可他却觉得,有人给他带来了一件无形的棉袄。让这阵寒风,遮挡在外。

    他不答,转身回了屋子里。母妃说,外面的都是坏人,不能与他们接触,不能与他们说话,更不能吃他们的带来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景儿尝尝,可好吃啦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的糕点,清香扑鼻,但他却很厌恶。还有这笑容,像是在讽刺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风过了,年幼的小孩打翻了碟子,一块块糕点翻滚在地上。

    像他,像被遗弃的他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,你是不喜欢桂花糕对不对?嗯……不喜欢桂花糕呀,那你喜欢什么呀?”像是恍然大悟般,软糯的声音再次响起,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比较喜欢莲蓉水晶糕、粟子糕、九层糕、合桃糕、三色蒸糕、梅花糕、海棠糕等等等等。嘻嘻,甜甜的,很好吃哦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你喜不喜欢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不答,侧转着头,口水却是不争气的往下咽着。

    “参见两位殿下。”婢女的声音成功的化解了君墨景的窘迫。

    “嬷嬷来了。”软糯的声音欢喜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怎么跑这了,可让奴婢好找呢。”婢女蹲下身子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小肚子又背着我偷吃东西了,好难受。”软糯的声音摸着圆滚滚的小肚子,恼怒道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闻言,一旁的君墨景没忍住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诶?你笑了诶,好好看呀。”软糯的声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墨景止颜,又转过了身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在宫里等殿下呢,奴婢先带殿下回去好不好?”婢女言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一番纠结下,声音再次传来,“哦……那好吧,明日我再来看景儿哦。”

    “哦对了,我是哥哥哦。景儿以后要好好吃饭知道吗?不然会被哥哥打屁屁的,哥哥超凶的。”大概是觉得自己的声音不够威严,君墨轩龇着牙齿,又做了个自己以为超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没眼看,伤眼睛。

    风过后,君墨景慢慢的蹲下了身子,捡起那被遗弃的桂花糕。

    很甜,他至今难忘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兄弟情深啊,真真是让臣弟好生感动啊。”一道讽刺的声音门口传来。

    见来人,君墨景微微蹙起了眉头,四弟此时应该在牢狱中的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“二皇兄很意外是不是。”君墨泽擦拭着手中的玄剑,一声令下,数道利剑将三人团团围住。继而道,

    “也怪臣弟,没能好好向皇兄介绍手底下的人,让二皇兄闹了今日这番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笑话?可不是笑话吗。把人关在人家自己的地方上,还自信的以为百无密漏,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“这个位置,太子皇兄坐得有些久了。”越过君墨景,君墨泽来到君墨轩面前。接着,一把玄剑架在君墨轩脖颈上。

    “你敢动他!”君墨轩尚未言词,一道身影冲破了障碍,挡在了君墨轩面前。

    “那么,二皇兄先请吧。”

    噗。

    玄剑直直的刺向了君墨景。

    而他,未曾躲避。

    鲜血的炙热感在君墨轩脸上传来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不能这样。

    不能这样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有人梦境重生。

    惊慌。

    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睿府听雪阁。

    少年身穿玄黑色锦袍,手持一把玄剑,连环二十剑过去,冷风月无边,剑锋如闪光。

    剑过之处,徐徐生风,吹动梅花树上一片片花瓣飘落下来。

    此刻,那少年正被一层一层的仙气环绕着。恍惚间,仙气中倒影出一个绝美的灵魂。

    男子大约二十来岁,棱角分明的轮廓,长眉若柳,红如宝石般摄人心魂的眼眸,薄薄轻抿的唇,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、傲视天地的强势。

    短短两日,君墨辰便已突破了九天玄剑法第一式。

    武毕,君墨辰倚靠在梅树上,右手轻轻的抚摸着腰间上莫离,手中暖意传来。

    “呀呀呀……小主人是想九儿了吗?”脑海中传来莫离软糯糯的声音,像是被人看穿了心思,君墨辰心下一愣,连忙否认。

    “有有有,你有。”莫蛔虫揭穿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没有。”辰幼稚再否认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,你有,你就有。”莫蛔虫再揭穿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小主人没有没有。是本宝宝想九儿了,九儿不是留了花瓣嘛,小主人不会用是不是?我来我来~”莫蛔虫毛推自荐道。这白梅花瓣它可是从未见过啊,好奇好奇。

    看着莫离在衣袖里捣腾,君墨辰颇为嫌弃的冷哼一声,然后把装有荷包的右手衣袖假装收紧。后者会意,连忙冲向袖口里。

    “哇。”荷包打开,里面的两瓣白梅花瓣泛着白光。一阵清风飘过,两种清香扑鼻,白梅花胜出。

    莫蛔虫捧着一片花瓣,捏不碎、咬不动,最后变大了玉身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一声响声,莫蛔虫艰难的爬了起来。看着君墨辰又指了指地上的碎花,脸上洋洋自得道,“小主人,本宝宝是不是很厉害呀~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墨辰看着突然变大的莫离,嫌弃的往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莫蛔虫心想:“人家本来就是男孩子啊~”

    九重天天府宫。

    “神……神尊?”司命仙君看着眼前周身泛着寒气的九黎,心慌啊。谁能告诉他,他这页命格簿是有什么问题吗?神尊她老人家都盯着一刻有余了啊。

    九黎一袭红衣长袍,三千墨发披于背后,用一根红色的丝带轻轻挽着。脸上虽未施粉黛,却是风华绝代倾世颜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绝美的女子,眉宇间却如聚霜雪。双眸犹似一泓清水,带着彻骨的寒意,似乎能看透一切,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看着镜像中的女子,君墨辰身影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这是,师父吗?

    九黎看着面前的命格簿,眸色越发清冷。

    第一世。

    天越皇帝,宇文辰。文能提笔安天下,武能上马定乾坤。一生征战无数,毫无败绩。却因骏马失控,坠落悬崖,尸骨无存。不惑之年,崩。

    第二世。

    昭和离王,百里辰。有匪君子,终不可谖兮。一生闲散自在,两袖清风。新皇登基,自请离京返封。却因雪山崩塌,殒命至此。而立之年,薨。

    第三世。

    北朝皇子,南宫辰。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他从地狱里而来,无情甚至绝情。却因一次叛乱中,用身躯护住怀里的人。弱冠之年,薨。

    第四世。

    南国宰相,即墨辰。更无柳絮因风起,惟有葵花向日倾。他奉太阳为信仰,可浮云蔽日,太阳将他扼杀。宰相即墨辰,以权谋私、贪赃枉法。贬为庶民,赐,五马分尸。舞象之年,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十世。

    祁国睿王,君墨辰。郎艳独绝,世无其二。病魔缠身,疾不可为。父毒兄杀,龆年丧命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一道冷笑声传来,司命心想:我tm完了,谁来救救我啊。

    “神……神尊,有何不妥吗?”司命小心翼翼的问着,大气不敢喘一下,生怕神尊她老人家一个不高兴,就把他这天府宫给炸咯。

    九黎未言,一个眼神看了过去,司命懂了懂了真懂了。

    连忙拿出了仙笔,“神尊,您老人家请。”老老老人家司命双手捧着仙笔,嬉笑道。

    接过仙笔,红光一闪,第十世留白。仙笔自动,留下四个大字,

    “命由九定。”
返回【首页】
刚更新的小说:我的神话世界〕〔我有五个大佬爸爸〕〔极品上门女婿〕〔末日降临:我能召〕〔抗战之铁血救国〕〔魔临〕〔盛世嫡女:医品特〕〔大数据修仙〕〔都市之战神回归〕〔召唤之无敌世子殿〕〔我能看到准确率〕〔从当爷爷开始〕〔我从禁地来〕〔太初符神〕〔开局签到九个小仙〕〔洪荒之人族崛起〕〔史上最强炼气期〕〔都市之修仙归来〕〔无敌天帝〕〔我不想再陪仙二代
热门小说推荐:私人定制大魔王〕〔重生八零团宠小神〕〔漫威之动漫抽取〕〔豪门弃少〕〔神级狂婿〕〔林云茹李天阳〕〔战神豪婿(又名:第〕〔诸天星图〕〔从捡破烂开始成为〕〔古斯彦〕〔娇艳人生〕〔系统让我去宅斗〕〔封神之开局变成龟〕〔开局获得永恒不死〕〔咒怨图决
广西公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