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西公馆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

章节目录 第六章 传授剑法,若华情深。

时间:2020-10-31    小说作者:付时云  章节目录   书页
    ,

    京都宁王府迎风阁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东宫的张公公来了。”门外的齐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半晌,屋里传出略微沉重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奴才见过王爷。”张罗一袭小太监服,手提一个紫檀食盒,单膝跪地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看着眼前的嬉皮笑脸的张罗,君墨景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王爷。”闻言,地上的张罗缓缓起来。继而道,“王爷,膳房做了些桂花糕。太子殿下殿念王爷,便叫奴才送了些来。”说着,便从食盒中拿出一碟精巧的糕点,放置在君墨景面前。

    “皇兄有心了,代本王谢过皇兄。”清香扑鼻,君墨景脸上荡漾着一丝笑容,伸手拿下一枚。

    “是,奴才告退。”见此,张罗行礼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齐鹰上前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碍,只是撒了点毒粉罢了,死不了。”君墨景苦笑道。第五次了,皇兄啊,你便这般讨厌景儿吗?

    齐鹰看着主座上的君墨景,心中恼火。

    “齐鹰,把弯月扔了。”半响,君墨景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闻言,齐鹰震惊。弯月是一把铜制长弓,是王爷六时生辰时,太子殿下亲手制作的。王爷如视珍宝,每日都会亲自擦拭一番。

    几年前,一名婢女收拾王爷寝殿的时候,不小心将弯月摔在了地上,遇上了刚刚回府的王爷,险些当场丧了命。

    “扔了。”君墨景再次命令道,声音颇为嘶哑。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去办。”见君墨景动怒,齐鹰连忙着手去办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屋内一声巨响传来,一枚枚精致的糕点滚落在地上。主座上,君墨景一袭玄色蟒服,脸色格外苍白。

    (景儿尝尝,这是母后亲自做的桂花糕,可甜啦。)

    扔出手中最后一枚桂花糕,君墨景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苦的,苦的,很苦,皇兄骗人。

    库房内,齐鹰再三犹豫下,将弯月藏在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京都睿王府校场。

    九黎一袭白衣随风飘荡,左手持一把玄剑,手腕微微旋转,青剑如闪电般快速闪动着。时而轻盈如燕,时而骤如闪电。

    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。

    一道道红光闪过,震撼、压迫。漫天的雪与梅花随风飘起。此刻,好像天地之间都成了她的陪衬。

    一旁的君墨辰震惊,他七岁时便熟读各种武功招式。可如今九黎展示的招式,他却是看不懂的。

    “可有看清?”一把青剑抵在君墨辰胸前,后者会意,青剑出鞘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君墨辰败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君墨辰败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君墨辰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公子,休息一会吧?刚出炉的梅花糕,公子可要尝尝?”看着身上脏兮兮的殿下,竹一心疼啊。连忙将桌上的糕点拿到九黎面前,右手来回煽动着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黎颔首,玄剑收鞘,拂衣坐在一旁的石椅上。

    见此,君墨辰有些哭笑不得了。合着在师父眼里,他连一碟糕点的分量都未曾比过。

    “公子尝尝,这可是我特意去御花园摘的梅花。”扶起地上的君墨辰,竹一沾沾自喜道。至于他为何舍近取远呢?一是殿下不让,二是他怂。

    然后,君墨辰一个眼神过去,竹一妥妥的将嘴巴封住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可是不妥?”见九黎迟迟未动,君墨辰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脏了。”九黎轻言,玉手一伸,原本粉嫩的糕点上前铺盖着一层深绿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诶?怎么回事?刚刚不是这样的啊。”竹一疑问道。把弄脏的糕点给公子吃,他家殿下不得赏他一脚啊,这锅他不背啊~

    “问题出在梅花?”见此,君墨辰心中一愣,目光看着九黎。师父医术高超,武功非凡,身份神秘。

    他想,若是哪天师父消失不见了,就是上次那般,他大海捞针、寻无可寻。那时,他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黎挑眉,目光看向了小孩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红光一闪,玉梅现出,看着九黎点头示意。飞到半空的玉格突然转身,双手拉着眼袋,眼睛瞪得老大,龇着牙齿,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君墨辰。

    玉梅内心叫骂:“哼,抢我九儿的坏蛋,吓死你。”

    君墨辰尚未言词,便见白光一闪,莫离飞了出去。然后,被扮着鬼脸的玉梅踢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呜呜~以大欺小了以大欺小了~呜呜~小主人抱抱~”被踢飞的莫离哭叫着,一把扑进了君墨辰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不哭不哭。”看着怀里的莫离,君墨辰抚摸着玉身,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~玉梅坏蛋,仗着九儿宠爱,呜呜~就知道欺负我~呜呜~九儿抱抱~”委屈巴巴的莫离飞到九黎面前,寻求安慰,却因突然现身,一把鼻涕滴在了九黎衣袖上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莫离败。

    睿王府听雪阁。

    “九黎为何如此?”若华一袭雪白长袍,银丝半挽簪着。眼眸清澈不含任何杂质,飘逸出尘,淡然脱俗。见九黎坐下,若华斟茶送置道。

    他与九黎相识四万年有余,他还从未见九黎如此对待过除他以外的旁人。

    九黎未言,扬手拿起茶杯喝下,温度刚刚好。

    若华不急,目光注视着她,那日她突然昏迷,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慌了,张皇失措。

    也是那一次,他发觉了自己的感情,原来她在自己心里,早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悔的。

    怨的。

    悔的是为何自己没能早早明白心意。怨的是为何自己不好好待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一千年,整整一千年的等待,他每日都在等待着她的苏醒。在那暗暗无明的日子里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    等待、期盼、欢喜、失落、等待……如此的反复再反复,可他从未想过放弃。大概是那年红衣太过惊艳,在他心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

    后来,她醒来了,更强大了,强大到不需要自己的保护,甚至都可以护住自己了。可他还是像从前一样,静静的守在她身侧。

    神尊屹立于六界之巅,世人皆敬重膜拜着。

    情爱,在她眼里,像是深渊地狱。看不见,摸不着。帝者无情,可神尊绝情。

    无碍的,他愿意等的,等她倾心、等她接受。欣喜的是,她待自己总归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若华,我想助辰儿。”九黎轻言,助小孩修炼,助小孩飞升。

    “九黎觉得他合适?”闻言,若华眸色微变。自那日见到君墨辰,他便隐隐有些不安,错不了的,那张脸他确实是在哪见过的。

    “辰儿骨骼奇佳,若加以修炼,飞升,指日可待。”九黎言道。

    “嗯,希望他不负九黎所望。”对于君墨辰,若华是不放心的。‘落’为烙,若他对九黎起了企图之意……

    那般痛不欲生的场景,若华自是不希望看见的。

    “我近日偶得一新乐谱,九黎可有兴趣?”看着九黎,若华展颜,拿出腰间的玉笛。

    纯玉制为笛,雪白的笛穗挂饰。

    此玉笛为‘雪’,乃青悦天尊法器。青悦天尊以音作武,笛音悦人,亦能杀人。

    “嗯,许久未听你笛音了。”九黎应道,拂手一扬,白衣便侧躺于梅树分枝上,无比惬意。

    梅树下,笛声悠扬而起,入耳时令人心神一静,悠游柔转,婉转缥缈。清脆与柔和相对应,委婉与清亮共存。就像大自然的声音,愉悦人心。如天籁,怡人心脾。

    空中洁白的白雪与花瓣纷纷飘落,犹如仙境。

    梅树上,九黎倾颜。一千年了,若华也进步不少呢。

    皇宫御书房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。”听着下属的汇报,龙椅上的君越一把摔过手上的奏折,眸中泛着怒火。好啊,朕的好儿子啊,现在都敢忤逆朕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此番九公子收了睿王为徒,若医治好了睿王,朝中大臣又该蠢蠢欲动了。”骁骑大将军路义嘲讽道。贵妃仁氏颇得圣宠,仁王仁夏又手持兵权,若非睿王尚且年幼,怕是朝中一半的大臣都会入睿王府营下。

    “呵,一个江湖郎中罢了。”君越不屑道。今那日宴会后,他便盛情邀请九黎,奈何次次了无音讯。君越坐拥万人之上,何时如此被人如此轻视过。

    “微臣倒是觉得此人非同小可。”一旁的国公凤宏震颇为赞赏道。

    “朕最看不惯自命清高之人,既如此,杀了便是。”闻言,君越讽刺了一声,眸中泛过一丝算计。

    “陛下,此人非比寻常,陛下可万万不能轻视啊。”国师远政上前言道。此等仙人之姿,周身更是金光护体着,岂是常人能左右的。奈何他法力尚浅,只能看出一丝菱角来。

    “朕自有定数。”君越不悦道,天下莫非王土,朕想让他如何,他敢不从?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远成还想劝阻着,便听到殿中有人来报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未央宫来报:今日皇后娘娘碧云台设宴,邀各宫娘娘及三品以上贵女赏花。容妃娘娘身体不适,昏迷了过去,现如今都未曾醒来。”小夏子禀告道。

    “快,摆驾未央宫。”闻言,君越脸色渐变,急忙走出宫殿。殿内一群人心知肚明,瞧瞧,这才是陛下心尖上的人啊。
返回【首页】
刚更新的小说:斗罗之十二生肖塔〕〔闪婚甜又暖〕〔童心无惧〕〔近身狂婿〕〔赘婿〕〔穿书之我和男主互〕〔种田系废土〕〔读条勇者与恶龙小〕〔我的精灵太有梗了〕〔不朽剑尊〕〔西游之大道宝瓶〕〔转生成为末世里的〕〔秦郎夏怡〕〔相府云安安与北辰〕〔快穿之家养小反派〕〔戏精月老:在线拆〕〔无限神豪的悠闲生〕〔绝世无双萧天策〕〔大唐暴吏〕〔第九特区
热门小说推荐:私人定制大魔王〕〔重生八零团宠小神〕〔漫威之动漫抽取〕〔豪门弃少〕〔神级狂婿〕〔林云茹李天阳〕〔战神豪婿(又名:第〕〔诸天星图〕〔从捡破烂开始成为〕〔古斯彦〕〔娇艳人生〕〔系统让我去宅斗〕〔封神之开局变成龟〕〔开局获得永恒不死〕〔咒怨图决
广西公馆